加拿大油菜籽出口受限对我国市场的影响

来源:中国粮食经济 发布时间:2019-05-06 浏览量:749

  “吹苑野风桃叶碧,压畦春露菜花黄。” 阳春三月,沉寂了一个冬季的油菜在南方春日的暖阳里苏醒,油菜花嗅着春的气息竞相盛放。蜂飞蝶舞,菜花飘香,漫山遍野金色的花海衬着小桥流水村庄,构成一幅美丽的乡村画卷。


  当中国正是春光明媚、观赏油菜花的大好时节,远在加拿大的油菜籽种植户和贸易商内心却充满了焦灼不安——一家大型出口企业向中国出口油菜籽的资质被取消。据了解,今年1月份以来到发稿前,加拿大政府已收到9份关于输华油菜籽货物不合格的通知。


  其背后的原因很简单,海关在加拿大油菜籽中多次截获多种检疫性有害生物,这些有害生物一旦传入,将对我国农业生产及生态环境安全带来严重危害。为从源头上防范疫情,中国海关总署决定自今年3月1日起暂停这家涉事企业向我国出口油菜籽。从保障国民健康安全、保护我国农业生产和生态安全的角度来看,暂停进口加拿大油菜籽是完全合情合理合法的。


  我国作为加拿大油菜籽最大的进口国,这一事件将对油菜籽的供需、贸易、市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?


  中加油菜籽贸易陷入漩涡


  加拿大是我国进口油菜籽最主要的来源国,近年来占比高居九成以上。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和2018年进口油菜籽分别为446.97万吨、356.50万吨、474.71万吨和475.64万吨,加拿大所占比例分别为87.20%、96.43%、95.05%和93.42%。2019年1月份我国共进口油菜籽65万吨,加拿大占比92.6%。


  加拿大是全球最大的油菜籽主产国和出口国,油菜籽年出口量在1000万吨以上,占本国当年总产量的50%以上。2017/2018年度油菜籽产量在2133万吨,出口数量达到1079万吨。其中,中国在加拿大油菜籽出口国中排名首位,是加拿大最重要的油菜籽出口国,年进口量在400万吨~500万吨,占加拿大油菜籽年出口量的30%~40%。


  近年来,由于经济发展过度依赖出口,在出口受阻的情况下加拿大经济陷入衰退。数据显示,2018年加拿大GDP增长1.8%,增幅较2017年下滑40%。油菜籽在加拿大农业生产中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,每年创造267亿加元的产值和25万个就业岗位。一旦油菜籽出口持续受阻,将意味着加拿大失去最大的油菜籽出口市场。按照2018年全年出口油菜籽价值测算,将造成近19亿美元的损失,令本已萧条的经济雪上加霜。


  我国油菜籽贸易格局或将改变


  由于机械化程度低、种植成本高、油菜收益低,我国油菜播种面积下滑,国产油菜籽无法满足压榨企业需求,加上近年来浓香型菜油消费升温,市场需求旺盛,油菜籽产不足需的矛盾进一步加大。为弥补供应缺口,我国每年需要大量进口油菜籽、菜油和菜粕。如果加拿大方面不能有效改善油菜籽出口品质,未来我国将会收紧油菜籽及其制品进口,大幅削减加拿大油菜籽进口和压榨,对其菜油和菜粕的进口可能也将减少。与大豆进口来源地相对分散不同,我国进口的油菜籽主要来自于加拿大,进口来源过于集中,这是否会导致我国油菜籽及其制品供应趋于紧张?


 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,短期内可能有一点影响,长期来看影响甚微。应对供应减少并非难事,从其他国家买入更多油菜籽和菜油,同时进口更多替代品即可解决。除了加拿大以外,澳大利亚和乌克兰是全球第二与第三大油菜籽出口国,年出口数量约200万吨~300万吨,俄罗斯和欧盟同样也具有油菜籽出口潜力。近期,我国积极从其他产地寻购油菜籽及替代品,从俄罗斯采购了至少6万吨菜油和豆油,从欧盟订购了5万吨左右的菜油,从澳大利亚购入1万吨非转基因油菜籽。目前乌克兰虽然不能直接出口油菜籽至中国,但是可以出口菜油、菜粕、葵油、葵花粕。由此可见,在丰厚进口利润的吸引下,油菜籽贸易格局的改变只是时间问题。从替代品角度来看,国内豆油、棕榈油与菜油价差明显,菜油估值过高,除了相对集中地区存在消费刚需之外,价格低廉的豆油将在餐饮领域替代菜油,进而给豆油价格带来支撑。


  国内油菜籽产业将迎来曙光


  受秋季阴雨天气影响,2018年我国长江中下游地区冬油菜播栽期比常年推迟10天左右,越冬期又遭遇罕见冰雪低温,长江上游地区冬春季节性干旱略重于往年。入冬之后,冷空气活动偏多且势力较强,冷暖空气频繁在南方地区交汇,导致南方地区入冬后始终持续在阴雨寡照中,当地油菜多在抽薹期,连续降雨带来田间渍害,低温寡照也影响油菜生长发育,对最终形成产量威胁极大。据气象部门预计,近期形成的厄尔尼诺事件将持续到5月。本次厄尔尼诺事件虽然较弱,但对全球热带和副热带地区的影响显着,可能造成我国华北南部到江南大部降水偏多。由于冬播油菜收获上市要到5月底,目前尚难估计具体损失,初步预判2019年度我国油菜籽减产的几率较高,可被视作未来市场的一个潜在利多因素。


  近两年,我国油菜主产区长江流域的种植面积下降较快,当前主产区已转移至四川、重庆、青海、内蒙古等地,国产油菜籽产量持续减少,进口油菜籽供给量占比不断提升。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“调整优化农业结构”,大力发展紧缺和绿色优质农产品生产,实施大豆振兴计划,多途径扩大种植面积,同时“积极发展木本油料”,多管齐下,在保障口粮的基础上,要求各地加大油籽的种植面积,降低我国油脂油料对外依存度。还特别提出,“支持长江流域油菜生产,推进新品种新技术示范推广和全程机械化”,这意味着长江流域将重回传统油菜产区宝座,未来我国油菜籽的自给率将得到提高,油菜籽产业将迎来新的发展契机。


  油菜籽类市场理性回归基本面


  近期国内沿海进口油菜籽库存充裕,南方油厂菜油总库存处于近五年来的历史同期最高值。随着一批新购买的豆油、菜油船货陆续到港,预计今年上半年国内油菜籽市场供应暂时无虞。由于中加之间的关系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,国内厂商对后市进口油菜籽船期计划作出调整。整体来看,在市场对供应的担忧无法消除之前,菜油等商品期货价格仍易涨难跌。


  从菜油基本面来看,临储菜油已基本消化完毕,未来我国菜油的供应将更加依赖进口,后市菜油价格波动与进口油菜籽和进口菜油(含进口油菜籽压榨)成本相关性更大。由于全球油菜籽产量存在减产预期,欧盟和澳大利亚等油菜籽主产国(地区)减产幅度较大,预计未来油菜籽供应由宽松转向偏紧,进口油菜籽成本上升。尽管未来菜油自身基本面看涨,但是中美经过多轮贸易磋商,未来或将再买入1000万吨美国大豆,而新季南美大豆丰产上市在即,均对国内油脂板块形成利空,菜油市场有可能受其拖累。


  从菜粕基本面来看,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,国内生猪存栏量持续下降,饲料市场对豆粕需求低迷而价格上涨空间受限,菜粕受豆粕影响同样萎靡不振。去年我国重新批准进口印度菜粕,国内进口杂粕供应充足,加上沿海油厂整体维持较高开机率,库存充足,国内菜粕供应宽松。短期来看,菜粕价格仍将维持底部震荡,预计在5月水产养殖业逐渐进入旺季备货期,届时如果非洲猪瘟疫情依然影响国内整体蛋白原料供应,菜粕市场依然难以独善其身。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