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熟中稻开始收获 开秤价格预计高于上年

发布时间:2019-08-21 浏览量:164

      今年不仅早稻减产,中晚稻产量预计也将下降,且减产绝对量可能高于早稻。虽然减产的大头在东北,但中稻供应压力同比预计将有所减轻。一季稻质量预计好于上年,对中稻开秤价格也将有所帮助。

      目前,早稻仍处于收购旺季。由于今年早稻产量和质量双双下降,加上低价的最低收购价稻谷持续轮出冲击,早稻市场收购进度明显慢于往年,呈现出旺季不旺的特征。与此同时,早熟中稻已陆续进入成熟期,部分地区已开始陆续收获并零星上市,后期稻米市场供应压力将继续增加。

      早熟中稻小幅高开可能性大

      目前,湖北、四川、云南等产区早熟中稻已陆续成熟,有望在中下旬开始陆续上市,个别早的甚至在上旬就已开始收获。今年中稻生长期间气候总体正常,预计质量可能好于上年。

      今年早熟中稻小幅高开的可能性较大。受2018年稻米市场整体大幅下跌和新季早稻收购价格大幅低开影响,上年早熟中稻的开秤价格也出现大幅下调,农户种植效益低下。今年,稻米市场在前期下探后,目前底部已逐渐企稳,而因产量大幅下降,新季早稻收购价格同比小幅高开后,还出现小幅上涨行情,将对中稻开秤价格有提振作用,加之上年中稻开秤价格偏低,基数降低,为今年收购价格小幅高开打下了基础。

      稻谷拍卖成交或再创新纪录

今年最低收购价稻谷拍卖成交持续较好,去库存同比大幅加快。与去年同期相比,目前单周成交仍保持较高水平。上周三个场次竞价销售共投放稻谷291.1万吨,周环比减少0.4万吨,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26.2万吨;实际成交量37.4万吨,自5月21日以来首次低于40万吨,周环比大减14.9万吨,同比增加11.2万吨;成交率12.8%,周环比下降5.1个百分点,同比增加2.9个百分点。

2013年至2015年产最低收购价稻谷成交大幅减少,导致上周拍卖成交较前一周大幅下降。上周2013年至2015年产最低收购价稻谷共投放177.7万吨,周环比增加1.9万吨,占上周总投放量的61%;成交量31.5万吨,周环比大减12万吨;成交量占上周总成交量的84.2%,周环比增加1个百分点。

      从成交情况看,黑龙江粳稻成交大幅减少。据统计,上周共投放2013年至2015年产黑龙江粳稻60.7万吨,周环比减少9万吨;占上周总投放量的20.9%,周环比下降3个百分点;实际成交13.2万吨,周环比大幅减少13.3万吨。所幸2013年至2015年产安徽中晚籼稻成交达到8.8万吨,周环比增加1.4万吨,使上周最低收购价稻谷成交下滑势头有所减缓。

      截至8月13日,今年最低收购价稻谷拍卖成交总量已达951.8万吨,突破950万吨,比上年全年成交量还高95.8万吨,距离1000万吨关口仅一步之遥,与2017年创下的拍卖成交纪录仅差80万吨左右。若每周成交量平均能达到30万吨,到8月底,今年最低收购价稻谷累计拍卖成交量超过2017年将是大概率事件。

      早稻收购量大概率少于上年

      经过前期的持续小幅上涨,当前主产区早稻收购价格逐渐与最低收购价接近,局部地区略超,如安徽符合标准的新季早稻折合标准粮后主流收购价为2320~2400元/吨,湖南2400元/吨左右,后期上涨空间预计不大。8月12日,安徽巢湖新季早籼稻收购价2390元/吨,周环比上涨50元/吨;湖北荆州普通新季早籼稻到厂价2400元/吨,湖南常德新季早籼稻市场收购价2360元/吨,江西新余普通新季早籼稻收购价2360元/吨,周环比均持平。

      由于当前早稻收购价格较高,贸易商和加工企业入市收购热情相对不高,主产区仅安徽决定自8月15日启动托市收购,其他只有地方储备粮补库在积极进行,成为当前收购主力军,导致今年早稻收购进度持续偏慢。

      截至8月5日,主产区早籼稻累计收购251.5万吨,同比减少82.9万吨。其中,国有企业累计收购146.4万吨,同比减少61.6万吨;非国有企业累计收购80.6万吨,同比减少21.3万吨。当期5日收购量为64.3万吨,日均收购量为12.9万吨,同比增加1.26万吨;较上期日均收购量减少约1万吨。由于今年启动托市收购较晚,因此,国有企业收购量同比大幅减少,这是今年早稻收购大幅减少的主要原因。当然也有例外,截至8月5日,湖南省共收购早稻74.4万吨,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。

      由于今年早稻质量和产量双双下降,且减产幅度预计较大,今年新季早稻粮源相对减少,而目前地方粮库补库任务已完成大半,后期收购动力将减弱,加上当前收购价格相对偏高,后期继续上涨动力不足。因此,预计后期贸易商和加工企业介入的积极性仍将不高。早稻收购进度还将放缓,收购量少于上年将是大概率事件。

      后期早稻收购价格以稳为主

      由于早稻收购进度偏慢,后期早稻收购价格预计也将以稳为主,上下空间均不大。目前主产区大部分地区早稻收购价格维持在最低收购价附近,不但大幅高于陈早稻价格,也高于普通中晚籼稻的价格。如目前江西抚州普通晚籼稻收购价2200元/吨,明显低于新早稻收购价格。由于新季早稻价格显得偏贵,竞争力相对减弱,市场主体更愿意采购性价比较高的陈稻,这也是今年最低收购价稻谷拍卖成交持续高于上年的一个原因,使得收购新季早稻意愿不高,后期上涨动力预计不足。

      新早稻虽然收购价格上涨困难,但下行也缺乏明显的动力。由于今年早稻减产幅度较大,供应压力本身较小,目前早稻收购价格虽然相对偏高,但也只是稳定在最低收购价附近,个别市县收购价格甚至仍略低于托市收购价。稍有下跌,就会低于最低收购价,从而触发更多地区启动最低收购价预案。

      虽然目前仅安徽启动托市收购,考虑到当前仍有部分主产区个别市县的收购价持续低于最低收购价,若后期早稻收购价不能保持在最低收购价附近,不排除其他省份也有启动托市收购的可能。可见,当前最低收购价对早稻市场构成的支撑仍较强。
返回顶部